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正在巡回进行中的 “2019许嵩寻宝游戏演唱会”,“秒罄”成为关键词。虽然粉丝习以为常,但在复杂多变的演出市场,可以秒罄的歌手屈指可数。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更何况许嵩不上综艺,微博粉丝数不到900万。除了最近“高考状元遗憾错过许嵩演唱会”外,他鲜有头条热门话题。

出道十余年,七张原创专辑,线上早不是“流量鲜肉”,线下专辑、演唱会大卖。发轫于华语流行乐变革期的许嵩,是旧时代不被理解的互联网受益者,也是数位时代最守旧的畅销歌手。

追随的人称他是青春记忆,质疑的人指责他的音乐不出圈。历经唱片、MP3、彩铃、数位等时代,逆风而上的许嵩,无论如何都是解读这世代华语流行乐的绝佳样本。

漫长的数字论证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4月26日,许嵩所属太合音乐官博发出组图,宣布许嵩新专辑巡演武汉站、上海站、北京站、成都站以及合肥站均在预售开启后秒速售罄,尤其是北京站更是1秒售罄。抢到票的欢呼雀跃,不够运气的酸溜溜地喊话许嵩,“下次请这位先生自己来抢一次,体验心跳加速的感觉怎么样”。

还有粉丝“责怪”,“(许嵩)平时和消失了一样,一到演唱会,票几秒就没了”。另一位没抢到票的粉丝说,“买不到很正常,我继续等下一场开票”。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许嵩好票房的形象在资深演出人士那里得到验证,票房好俨然成为业内共识。众所周知,内地演出市场存在“两头倒挂”的现象,卖座的要么是张学友、周杰伦、五月天等成名已久的巨星宿将,要么是保质期通常较短的当红流量鲜肉,中坚力量的票房号召力不足是不争的事实。

对于许嵩来说,“数字”再熟悉不过了。2006年还在读大学的许嵩,开始以网名“Vae”在互联网发表原创音乐作品,彼时恰逢MP3时代,《玫瑰花的葬礼》、《断桥残雪》、《有何不可》等试听和下载超千万人次;许嵩新浪博客点击突破百万。2007-2008年,许嵩在QQ音乐收听量排行持续位列前茅,日均收听人次300万。作为自作、自编、自唱的学生歌手,许嵩一亮相就以一连串炫目的数字为那个年份的乐坛做了注脚。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在唱片工业全面转向数位时代的背景下,虽然由于活跃度不足等原因,许嵩在社交平台热度并未有规模性爆发——时至今日微博粉丝也才不到900万(早在2012年他的腾讯微博粉丝就超过1000万),但从专辑销量到演唱会票房,许嵩的转化率之高令人咂舌。第一张专辑《自定义》完全DIY便卖出1万张,出自第六张专辑《青年晚报》的《雅俗共赏》,在音乐平台的用户评论数超过220万;在实体唱片日益萧条的当下,许嵩2018年专辑《寻宝游戏》,销量依然能近10万张。

对于流行歌手来说,版权作品播放数据、实体专辑销量(客观来说大多数歌手可以忽略不计)、演出票房可算作最重要的衡量指标。不管反对者主观上是否愿意承认,稳中有升的许嵩早已是内地最有市场号召力的歌手之一。

单膝跪地的少年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和商业电影类似,演唱会市场的典型特征是To C,也就是观众用脚投票,以实打实的消费为喜爱的产品买单。演唱会的直接服务对象便是粉丝,许嵩却称之为“歌迷朋友”。一来可以看出许嵩的“歌手”立场,支持者为之买单的是“歌”,我们姑且把这种立场称为自尊。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他对粉丝的尊重。自尊和尊重,为许嵩和粉丝换来的是,稳定的受众群体和市场表现。

说到偶像和粉丝的关系,很多许嵩粉丝会骄傲地告诉你,许嵩合影时因为担心挡住后面歌迷,所以总是习惯性地单膝跪地。此外,许嵩的歌在线上平台不做付费、精心打造的专辑包邮只卖50元等等,都让粉丝的拥护理由充足。和他的粉丝聊天,你会有一种错觉,他们在追随的并不是随时让粉丝死掉的、如星外来客般遥不可及的偶像,而是身边有才的朋友。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眼下正值高考成绩放榜,许嵩数次“被上头条”。原来,浙江高考状元、江西高考状元都是许嵩粉丝。恰好之前我曾对许嵩粉丝做了一次非正式调研,恰好四位中两位是硕士研究生。歌迷YX说,“虽然不见得许嵩粉丝都是学霸,但他的低调、钻研、爱学习,他的待人接物、不刻意讨好、不迎合,还有他音乐中的价值观对粉丝影响很大”。

参与调研的四位都是2008年前后开始喜欢许嵩,大概处在小学高年纪到初中低年级,独立意识萌芽、价值观开始形成的阶段。

YB目前在俄罗斯读研,这次特意提早结束学期回国看许嵩演唱会。在她看来,许嵩对她的影响渗透在各方面,“一方面是‘老许’对我性格的影响,不争不抢,知道自己要什么就好,别人怎么看没那么重要;另一方面像Vae+(许嵩歌迷社区)说的,‘因为一个人,爱上一群人’,身边有不少因为老许认识的朋友,成了生活中真正的好朋友。”

97年生人的XX说,她从之前不爱语文,因为喜欢许嵩的歌词并引用到作文中,结果得到老师的表扬,她于是对语文产生了浓厚兴趣。而职业选择上做软件工程师,一定程度上也是受了“技术控”许嵩的影响。甚至选择男友,也会看他是否低调、有才华(与她对许嵩的标签相同),“至少也喜欢听许嵩的歌”。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这种价值观的传递,成为许嵩和粉丝之间强联系的重要纽带,并伴随着纽带两端的人共同成长。用他粉丝的话说“许嵩是我们的青春”,用许嵩的话来说则是时间见证了“彼此的成长”。

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,许嵩的粉丝并不企图“绑架偶像意志”。自认冷静、理性的HH说,虽然喜欢许嵩,但不会存有“独享”的念头,相反她希望“许嵩可以在事业上更成功,才华被更多人喜欢”,“尽快恋爱结婚”。至于支持许嵩的方式,“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听歌、买专辑、看演唱会,生活方面接受他带给我的正面能量,过好自己的生活,且不打扰他的生活。”

但有一点是四人一致的,那就是他们会“尽一切可能去看他的演唱会”。

许嵩粉丝中“十年粉丝”是常见现象,许多粉丝从2007-2008年许嵩刚在互联网上建立名声时一路追随过来。YX说:“许嵩陪伴了我们十几年,从小时候喜欢到现在,终于有机会现场看演唱会,对不少歌迷来说看许嵩就是在看自己的成长。”

时间的力量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在刚结束的上海站演唱会上,许嵩有一段感言,堪称专注的人在变幻年代的自白,“在过去的十三年里,我发表了一百多首自己写的歌。从20岁开始,我的青春时光几乎全部投入在了创作里。除了少数的舞台时刻比如现在,其他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一个幕后人士,在工作台前写词,作曲,弹琴,录音,混音,制作母带…我很享受那样一人一世界的创作空间,当然,也喜欢今晚这样的分享时刻”。

看起来仍然是大学生模样的许嵩,其实出道13年了。

2006年——2019年这段区间,华语流行乐和音乐泛娱乐秩序经历数次重组,也为许嵩留下七张专辑。

2009年是千禧年后的第一个十年终点。这一年,B站上线,日后更名为微博的新浪微博问世;以《快乐女声》《舞林大会》等为代表的高光节目,预示着结合了互联网传播优势的真人秀和综艺将抢走更多注意力。

也就在那一年,刚刚从从安徽医科大学毕业的许嵩,发行自己独立完成词曲编录的首张专辑《自定义》,宣告一个DIY能力极强的唱作歌手正式诞生。而其后10年间的7张创作专辑,使许嵩成为同期最高产的华语创作歌手之一。

从风格上来看,C-POP、R&B是许嵩音乐的主要框架,最近两张专辑尝试融合更多风格,《寻宝游戏》甚至以布鲁斯、爵士等来营造复古氛围。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从作品类型上来看,“中国风”、情歌小品、感悟小品、人文思考构成了许嵩音乐的四个主要面向。“中国风”包括《断桥残雪》、《江湖》、《庐州月》、《半城烟沙》、《清明雨上》等,这些作品为许嵩在歌坛的形象确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迄今也是他重要的辨识度来源。从少年老成到寓情于物,感悟类小品贯穿在他的创作之路,如《老古董》、《柳成荫》、《如约而至》、《雅俗共赏》、《城府》、《幻听》、《双人旁》等。

情歌小品主要在早期,包括《最佳歌手》、《有何不可》、《星座书上》、《素颜》、《你若成风》、《我想牵着你的手》等,皆大欢喜的情歌为许嵩积累了大量种子用户。最后一类是以《大千世界》、《艺术家们》、《幻胖》、《微博控》、《全球变冷》、《拆东墙》等代表的充满人文关怀的作品。

许嵩的作品在十年间,经历了风格上从简单到丰富、主题上从浅显到深刻的转变,这个主动转变是日渐成熟的歌者的自我觉醒,也在客观上强化了粉丝群体的壁垒,巩固了粉丝情感的忠诚度。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从传播渠道上来看,许嵩除了综艺节目外,所有关乎音乐传播的渠道,他基本上实现了全覆盖。由于作品“根正苗红”且为人低调,许嵩数次登上央视和地方卫视各大晚会。

在游戏、影视领域,许嵩更是结结实实的优质高产作者。QQ飞车手游敦煌版本主题曲《飞驰于你》、《QQ炫舞》手游主题曲《我乐意》、《QQ三国》十周年主题曲《通关》、网游《天龙八部3》主题曲《天龙八部之宿敌》、游戏《天下3》十周年主题曲《绝代风华》等,以及《花千骨》大结局的主题曲《千古》、网剧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主题曲《蝴蝶的时间》等影视歌曲,不仅是许嵩高人气的表现,更进一步夯实了他在互联网用户中的品牌地位。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极少社交、不参加综艺、没有头条新闻,最新专辑主打歌《老古董》中许嵩以古董自嘲,这是敢于对抗速度的决心,也是对歌迷不变的承诺。这样的案例并不多,因而难得。

对于先天发育不良、后天营养不足的华语流行乐,尤其是内地流行音乐市场来说,互联网不是救星更不是杀手。所谓“主流”不复存在,诸多审美、派系缔造出“孤岛效应”,艺人和拥趸共同捍卫着由消费完成的身份认同。一旦踏上孤岛,就会看出大家有着差不多的困惑,而要想把路走成具唯一性的美感,需要智慧,更需要勇气。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人物 | 四城巡演的路上,鬼卞不开心

当被问道“现在你有多少程度上不喜欢自己?”鬼卞的回答是:“百分之百”。

人物 | 张艺兴更“狠了”

从“小绵羊”到“张制作人”,一个背负着“完美”的偶像明星,在2018年,似乎更“狠”了。

小鹿角APP——音娱产业数据终端

媒体、报告、教育、招聘、问答、社区

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许嵩的唯一性:一场由秒罄引发的思考

Leave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